輕吟一句情話,執筆一副情畫,愛像水墨青花,何懼刹那芳華。(徐志摩散文)


徐志摩散文  看完心醉了!

走著走著,就散了,回憶都淡了;
看著看著,就累了,星光也暗了;
聽著聽著,就醒了,開始埋怨了;
回頭發現,你不見了,突然我亂了。

我的世界太過安靜,靜得可以聽見自己心跳的聲音。心房的血液慢慢流回心室,
如此這般的輪回。聰明的人,喜歡猜心,也許猜對了別人的心,卻也失去了自己的。
傻氣的人,喜歡給心,也許會被人騙,卻未必能得到別人的。
你以為我刀槍不入,我以為你百毒不侵。
 
一生至少該有一次,為了某個人而忘了自己,不求有結果,不求同行,不求曾經擁有
,甚至不求你愛我,只求在我最美的年華里,遇到你。
一個人的漠然加上另一個人的苦衷,一個人的忠誠加上另一個人的欺騙,
一個人的付出加上另一個人的掠奪,一個人的篤信加上另一個人的敷衍。

愛情是一個人加上另一個人,可是,一加一卻不等於二,
就像你加上我,也並不等於我們。這種叫做愛的情啊……
如果你忘了蘇醒,那我寧願先閉上雙眼。
 
你說你不好的時候,我疼,疼的不知道該怎麼安慰你,
你說你醉的時候,我疼,疼的不能自製,思緒混亂。
我的語言過於蒼白,心卻是因為你的每一句話而疼。

太多不能,不如願,想離開,離開這個讓我疼痛的你。轉而,移情別戀,卻太難,
只顧心疼,我忘記了離開,一次一次,已經習慣,習慣有你,習慣心疼你的一切。
 
許多往事在眼前一幕一幕,變的那麼模糊,曾經那麼堅信的,那麼執著的,
一直相信著的,其實什麼都沒有,什麼都不是……突然發現自己很傻,傻的不行。
我發誓,我笑了,笑的眼淚都掉了。笑我們這麼傻,我們總在重複著一些傷害,
沒有一個可以躲藏不被痛找到。卻還一直傻傻的期待,到失望,再期待,再失望……

習慣,失眠,習慣寂靜的夜,躺在床上望著天花板,想你淡藍的衣衫。
習慣,睡伴,習慣一個人在一個房間,抱著絨絨熊,獨眠。
習慣,吃鹹,習慣傷口的那把鹽,在我心裏一點點蔓延。
習慣,觀天,習慣一個人坐在愛情的井裏,念著關於你的詩篇。

誰的情感無法張揚,誰在陌生的房故作勇敢,
誰在夜晚害怕腐爛,任呼吸突然變得野蠻,
先愛吧,把這一副肩膀擋掉一點遺憾,先愛吧,看似一雙翅膀躲啊躲已經黑暗,
先愛吧,人們不懂這樣一旦欲求不滿,先愛吧,之後感傷之後再算,之後再算……

我習慣了等待,於是,在輪回中我無法抗拒的站回等待的原點。
我不知道,這樣我還要等多久才能看到一個答案;
我不知道,如此我還能堅持的等待多久去等一個結果?
思念,很無力,那是因為我看不到思念的結果。也許,思念不需結果,
它只是證明在心裏有個人曾存在過。是不是能給思念一份證書,證明曾經它曾存在過?

一個人的世界,很安靜,安靜的可以聽到自己的呼吸聲和心跳聲。
冷了,給自己加件外套;餓了,給自己買個麵包;病了,給自己一份堅強;
失敗了,給自己一個目標;跌倒了,在傷痛中爬起並給自己一個寬容的微笑是啊,
我總是一個人,你從來不曾來過,我也從來不曾出現在你的世界似乎習慣了等待,
單純的以為等待就會到來。但卻在等待中錯過了,那些可以幸福的幸福。

在失去時後悔,為什麼沒有抓住。其實等待本身就是一種可笑的錯誤。
明知道等待著一份不知能否到來的幸福……
或許可以愛很多個人,但只有一個人會讓你笑的最燦爛,哭的最傷心。
於我——應該都笑的燦爛,但我不明白給我最燦爛的是誰。哭,那是經常的吧。
但是我不明白傷心,讓我最傷心的是誰。只是心太痛,太痛……之後便不覺著痛了。
也記不清楚那些班駁的光影。

在一段時間我喜歡一段音樂,聽一段音樂我懷念一段時光。
坐在一段時光裏懷念另一段時光的掌紋。那時聽著那歌會是怎樣的心情?
那時的我們是否相遇?是相遇還是錯過?還是,沒有結局的邂逅?

立冬。小雪。大雪。冬至。小寒。大寒。在無法遇見第二個寂寞的人的寂寞冬天。
獨自行走獨自唱歌獨自逛街獨自看著一整個世界狂歡。人們手牽手地逛著遊樂園。
他是她的獨一。我是所有人的無二。世界充滿了我們相遇的幾率。
我卻始終無法遇見你。

是時候了。好好地做個女人。穿裙子。紮辮子。不和別人吵架。不翹課。不說髒話。
一日三餐一個不能少。11點之前睡覺……其實這些,我做不到。

世界曾經顛倒黑白,如今回歸絢麗色彩。世界曾經失去聲響,如今有你們陪我唱歌。
夜裏黑暗覆蓋著左手,左手覆蓋著右手。曾經牽手的手指,夜裏獨自合十。
風吹沙吹成沙漠,你等我,等成十年漫長的打坐。你是天下的傳奇,你是世界的獨一。
你讓我花掉一整幅青春,用來尋你。五、四、三、二、一、他和她的迷藏。開始……

當一個人沉醉在一個幻想之中,他就會把這幻想成模糊的情味,當作真實的酒。
你喝酒為的是求醉;我喝酒為的是要從別種的醉酒中清醒過來。

有些女人。會讓人覺得,世界上無人捨得對她不好。
然而,這個女人。就是得不到她一直盼望著的好。

面對,不一定最難過。孤獨,不一定不快樂。得到,不一定能長久。失去,不一定
不再擁有。不要因為寂寞而錯愛,不要因為錯愛而寂寞一生。
耳。沒有喧鬧。眼。沒有繽紛。嘴。沉默不語。
你會不會忽然的出現,在街角的咖啡店,我會帶著笑臉,和你寒暄,不去說從前,
只是寒暄,對你說一句,只是說一句,好久不見…
如果真相是種傷害,請選擇謊言。如果謊言是一種傷害,請選擇沈默。
如果沈默是一種傷害,請選擇離開。

少年的時候,我瘋狂的喜歡,帶我走這三個字。
現在,我再也不會任性的讓任何人帶我走。我學會了,自己走。
旋轉木馬是最殘忍的遊戲,彼此追逐卻有永恆的距離。
記憶是相會的一種形式,忘記是自由的一種形式。
總是在冗長的夢境裏完成生命現實裏不願上演的別離割捨。這樣的夢境,
是否太過冰涼與殘忍。看世界多危險多難。如反復無常的氣象。沒有地圖。
我們一路走一路被辜負,一路點燃希望一路尋找答案。

過去的暢想有多快樂,現世的遺憾就有多悠長。
愛,得之,我幸。不得,我命,如此而已。

輕吟一句情話,執筆一副情畫,綻放一地情花,覆蓋一片青瓦,共飲一杯清茶,

同研一碗青砂,挽起一面輕紗,看清天邊月牙,愛像水墨青花,何懼刹那芳華。

--- 本郵件來自HiNet WebMail ---

資料來源: email

 

 

前往博客來書店

 

 

 

 

米達部落格導覽:歡迎來到米達想想小園地. 點此讓你逛得輕鬆喔. 希望對您有幫助

 

 或許你對下列文章有興趣:

 

 股市大觀園: 股票買賣,零股,興櫃股票,融資券問題,所有常見問題點此進入一探究竟 

 

    全站熱搜

    米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