這些都不是理由

2004年4月的一天傍晚,美國總統小布希的電話響了。電話是小布希的母親芭芭拉·布希打來的。芭芭拉·布希的腿疾又犯了,正在德克薩斯州的醫院裡接受治療。

但是芭芭拉·布希的心情好像還不錯,她爽朗地說著:沒事,一點小毛病,過幾天就好了。你別擔心我,工作才是最重要的,孩子。

剛掛上母親的電話,小布希的手機又響了,這回是父親老布希打來的。老布希的語調顯得遙遠而深沉:有空的時候,回來看看你母親吧,她需要你。

小布希說:會的,等忙完這陣子,我就回來看您和母親。您知道的,我最近真的抽不開身。議會正在為伊拉克的問題爭論不休,非洲的援助基金也出了問題,還有阿富汗也頗為棘手,更重要是反對黨的那些傢夥,總是暗暗拆我的台……

「其實,這些都不是理由。」老布希語調幽幽的,說完就掛了電話。

小布希苦笑了一聲,又投入緊張的工作。

過了一會兒,小布希收到了一條短信,是老布希發來的:你八歲那年,有一天夜裡下著大雨,你發燒了。

你母親當時正在幾十公里外的農場裡。她趕回來看你,汽車在半路拋了錨。我讓她找個旅館休息,第二天再回來。

可是,你母親在風雨中步行了三個多小時,夜裡十一點終於回到了家裡。還有,你十歲那年,我正在非洲訪問,你打來電話說,爸爸,你答應陪我過生日的。

於是,我中斷了訪問,回來陪你過生日。因為答應你的,我一定會做到。我說這麼多,其實只是想告訴你,在愛與責任面前,所有的忙碌與阻礙,都不能成為理由!

看著看著,小布希便滿心愧疚。這幾年,自己一直忙於工作,總是沒有時間去陪伴父母。但是自己卻心安理得,並不覺得有絲毫虧欠。可是父母,他們總會在自己最需要的時候,出現在自己的身邊,他們從來沒有任何藉口與託辭。

小布希簡單地安排了一下工作,然後就帶著夫人與兩個女兒,坐上了專機,飛往德克薩斯。晚上九點四十分,小布希滿臉微笑,出現在了母親芭芭拉·布希的病床前。

芭芭拉·布希看著小布希與蘿拉,雙手摟著兩個乖巧的孫女,燦爛地笑了。笑著笑著,芭芭拉·布希兩眼就濕潤了。

 

 

 

老布希沉靜地站在窗外,一邊溫和地抽著一根雪茄,一邊朝著小布希豎起了大拇指。

第二天下午,小布希一家辭別父母回到了華盛頓。因為是私人活動,小布希將要為此承擔10.8萬美元的專機使用費,相當於小布希半年的工資,但是,小布希說,他值得!

一個人,無論他是平凡還是尊貴,在父母面前,他永遠都是一個孩子。在父母需要的時候陪伴在父母的身邊,這是每一個孩子應盡的基本義務。

譬如忙碌,譬如生活與經濟的壓力,譬如時間的倉促與空間的阻隔,這些我們自認為十分充分的理由,在親情與責任面前,其實根本不能稱之為理由!

 

資料來源:  email

 

 

前往博客來書店

 

 

 

米達部落格導覽:歡迎來到米達想想小園地. 點此讓你逛得輕鬆喔. 希望對您有幫助

 

 或許你對下列文章有興趣:

 

 股市大觀園: 股票買賣,零股,興櫃股票,融資券問題,所有常見問題點此進入一探究竟 

 

 

 

 

全站熱搜

米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